注冊

長城信托之后華融信托謀求重組 “AMC系”信托公司迎變局

2021-08-04 14:48:40 中國網財經 

中國網財經8月4日訊(記者 燕山 鹿凱)日前,華融信托母公司中國華融(股票代碼:02799.HK)對外發布包括華融信托自身在內,多家子公司重組、出售等重大公告。消息一出迅速成為輿論焦點同時,結合此前長城信托或被出售消息,折射出“AMC系”信托公司將迎變局事實。

信托等多家“華融系”公司迎巨變,母公司繼續停牌、年報“難產”

8月2日,中國華融一連發布5條公告,其中有關華融信托、華融消金重組、出售消息,成為各界關注焦點。

中國華融表示,擬將持有的華融消金70%股權對外公開轉讓,本次股權轉讓將在依法設立的省級以上(含省級)產權交易機構進行,中國華融所持華融消金共計6.3億股,股權占比為70%。首次掛牌價格應不低于經財政部備案的資產評估結果,評估基準日確定為2021年6月30日。

與此同時,中國華融擬重組華融信托股權項目內容顯示,針對華融信托存量債務情況,擬與主要機構債權人協商“債轉股+股權轉讓”方式對華融信托實施本次股權重組。中國華融還表示,為便于本次股權重組順利推進,擬提請股東大會授權董事會,并由董事會授權董事長及董事長授權經營層或其他人士,決定本次股權重組的具體事宜,并可根據市場條件的變化進行調整,簽署相關法律文件,并辦理本次股權重組所必需的手續。目前,以上議案已經董事會審議通過,尚待股東大會審議批準。就上述議案審議進展等情況,中國網財經采訪到華融信托,對方表示,一切以集團公告信息為準,目前并無其他信息。

另外,中國華融在公布有關華融信托重組等公告時表示,應本公司要求,本公司股份自2021年4月1日上午九時正起已于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暫停買賣,待本公司刊發經審核之2020年度業績,并將繼續暫停買賣,直至進一步通知。本公司將適時進一步刊發公告。截至目前,中國華融仍未公布其2020年經審核后年報,這意味著中國華融還將繼續停牌。

母公司2020年報未能及時公布,反映到華融信托自身,其2020年報也遲遲未見發布。據華融信托2019年年報,截至報告期末,中國華融仍以持有華融信托76.79%股份,位列華融信托第一大股東。其剩余股份分別被長城人壽(14.64% )、珠海市華策集團(7.32%)、新疆凱迪投資公司(0.74%)、新疆恒合投資公司(0.51%)相繼持有。之后,中國網財經通過工商注冊信息比對了解,目前其股權結構并未發生改變。

同樣據其2019年年報,華融信托董事會分別由6人和7人構成,包括董事長白俊杰、監事長孟玲虎在內,兩組成員分別有4人為中國華融推薦,占絕對多數席位。另外,中國網財經通過工商信息發現,2020年12月,華融信托多名董事、監事發生變動,但由于其2020年報至今仍未公布,上述信息無法得到有效核實。

業績排名墊底,業務幾近停滯

中國網財經了解到,截至上月中旬,包括60家信托公司通過銀行間同業拆借市場披露未經審計的2021年半年度財務報表,以及陜國投在披露的2021年上半年業績快報,已有總計61家信托公司披露2021年上半年財報數據。通過各家信托公司公布數據不難發現,上半年行業內公司實現總營收約738.1億元,實現行業總盈利約344.65億元;其中有六成公司未能達到行業業績平均水平,公司業績出現“四六分化”情況,頭部公司優勢凸顯。而對于像華融信托幾家少數甚至還未公布2020年業績數據公司來說,情況或更加不樂觀。

2019年,華融信托實現營收8.04億元,同比增長93.73%,但在營收實現同比較大漲幅情況下,其凈利卻出現大幅虧損。報告期內,其最終錄得凈利虧損4.12億元,相較于前期降幅高超8.6倍。中國網財經注意到,其利息支出同比上升78.12%,以及資產減值損失出現超1.6倍上漲等營業支出數據全面上漲,都成為造成其凈利暴跌原因。

另外,上文提到關于華融信托債務重組情況,同樣依據其2019年年報數據。當期,華融信托錄得總負債為84.11億元,同比增加19.76%,資產負債率約為49.01%。信托專家廖鶴凱對中國網財經表示,近50%資產負債率有些偏高了,目前,行業內平均資產負債率一般在20%以下。2020財年,華融信托,經營狀況以及資產負債狀況是否得到改善,同樣由于其2020年報至今仍未公布,上述信息無法得到有效核實。華融信托相關人員在回答中國網財經其何時公布2020年年報提問時表示,具體要看集團統一安排。

廖鶴凱補充道,資產負債率過高會對公司正常經營造成較大壓力,產品發售之類的正常經營與自營資產沒有直接關聯的不會受到直接影響,但是會影響公司聲譽間接影響產品發售。中國網財經通過華融信托官網發現,目前其在售產品分別為華融?天津紫金府信托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第三期)、華融?南寧萬達茂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第一期)共兩只產品,且推介時間均為2021.03.31—2021.04.30。對于有關產品發行是否出現停滯問題,中國網財經采訪到華融信托,對方表示,目前一切經營正常。

中國網財經注意到,經營數據遲遲秘而不宣,母公司欲對其進行重組,在反映出經營和面對較大壓力同時,也從側面反映出“AMC系”信托公司逐漸失寵事實。

“AMC系”信托迎變局,新規未能扭轉趨勢

中國網財經了解發現,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在信托業總共在業68家信托公司中,“AMC系”信托公司共有4家,除華融信托外,還包括長城信托、金谷信托、大業信托,其背后分別對應被稱為國內四大AMC的華融資產、長城資產、信達資產、東方資產。無獨有偶,就在不久前長城資產擬出售長城新盛信托的控股權,受讓方限定國有企業,正通過某截至投行業務部門尋求受讓方。對此,當時中國網財經向長城信托核實,對方北京總部告知信披聯系人電話一直處于無人接聽狀態。

據記者以截至發稿前數據統計分析,除未公布2020年業績數據華融信托外,包括金谷信托、大業信托、長城信托在內業績表現及綜合實力均排名行業中下游,長城信托則排名行業末端;若依據2019年業績排名來看,上述三家公司排名均優于華融信托。

對于“AMC系”信托失寵情況,結合此前長城資產欲出售長城新盛信托,以及華融信托將重組事件,有分析人士表示,上述事件考慮因素,可能既有上述信托業績不佳的原因,也有AMC回歸主業背景。

中國網財經記者了解發現,近年來,在監管要求各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專注主責主業之下,AMC回歸主業的步伐不斷加快,紛紛加速“瘦身”,整合不良資產主業之外的多元化業務。除長城資產試圖出售非主業資產外,此前,信達資產已減持或出售了原有2家保險公司股權。

廖鶴凱向中國網財經解釋道,隨著近年來不良貸款額攀升,政策支撐地方AMC成立,四大AMC主業方面競爭加劇壓力倍顯,而在十余年的全面商業化過程中,眾多非主業業務給集團帶來的實際收益非常有限,特別是其中很大比例業務持續經營不佳虧損較大,出清非主業金融資產是新時期四大AMC生存發展的必由之路,還會持續下去。

今年5月,為推進信托業風險資產處置,銀保監會下發《關于推進信托公司與專業機構合作處置風險資產的通知》,明確信托業風險資產處置,可以與信托保障基金、AMC和地方AMC等專業機構合作,探索多種模式、以更加市場化的方式進行。信托業風險資產,包括信托公司固有不良資產和信托風險資產。

《通知》要求,信托公司要落實風險資產處置的主體責任,積極探索風險資產處置的新方法新手段,切實提高風險處置質效。對于采取有效措施真實化險的信托公司,在監管評級、市場準入等方面,可給予適當的監管激勵。

當時,有業內人士表示,早在《通知》之前,就已經有AMC與信托公司就不良風險資產處置開展了相關類型的合作,不過由于沒有明確的模式和規定,導致存在諸多亂象。一位信托公司高管認為:“出臺上述文件的目的應該是,規范信托公司風險資產的處置和計提,防范虛假出表!

信托專家帥國讓對中國網財經表示,對于AMC來說,盡管擁有豐富的不良資產處置經驗,但信托業的不良資產處置與銀行業的可能有所差別。一方面,信托風險資產單個項目的規模一般較大;另一方面,信托風險項目背后往往存在著復雜的地方關系及債務結構,這些都給AMC參與信托公司風險資產處置提出了挑戰。

由上述華融信托即將重組,以及長城信托將被出售事實不難看出,盡管新規推出對于AMC機構與信托公司展開更廣泛業務合作創造了新的合作機會,但機會與挑戰并存;且新規并未能扭轉信托等非主責主業業務在AMC公司內部失寵事實。未來,中國網財經在持續關注行業發展同時,也將對上述“AMC系”信托公司發展情況保持關注。

(責任編輯:李顯杰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久久国产乱子伦精品免费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