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魯南信托案啟示錄,富二代如何保衛家族財富?

2021-08-03 22:09:56 和訊名家 

  雖然,一波三折已經落槌的魯南信托案,算是讓人瞠目結舌的個例,但如何傳承家族財富,已經成為中國富人的“集體煩惱”。

  采寫/文竹、天南

  近日,隨著東加勒比最高法院傳來消息,魯南制藥創始人趙志全的孤女趙龍勝訴,她在魯南制藥的股份權益終于得到確認,而家族信托律師王建平試圖侵吞趙家財產的計謀大概率落空。

  雖然,一波三折的魯南信托案,算是讓人瞠目結舌的個例,但如何傳承家族財富,已經成為中國富人的“集體煩惱”。

  《中國家族企業生態40年》中提到,中國的家族企業在民營企業中的比重已達到80%。

  另據《福布斯》此前發布的“中國現代家族企業調查報告”顯示,A股上市家族中二代數量明顯增多,多數家族企業面臨交接班問題。

  積累財富不易,傳承財富尤其不易?票仁攀篮罅粝聝|萬資產引起家族紛爭,韓國三星會長李健熙去世千億財產如何繼承也成焦點。

  而魯南一案中涉及的“家族信托”模式,被譽為財富傳承工具中“王冠上的明珠”,也得到了不少富豪的青睞,剛剛去世的貝殼傳世人左暉,也通過設立家族信托控制了上市公司26.2%的股權,以此保障妻兒生活。

  此次被曝危機的家族信托,為何得到了不少富豪的青睞?魯南一案為富豪家族的財富傳承提供了哪些啟示和警戒?

  一

  暗度陳倉,財富轉移

  這場沸沸揚揚的遺產爭奪戰,其源頭始于上世90年代。

  彼時,趙志全為了享有中外合資企業的稅收優惠,找到煙臺華聯發展集團在境外的全資子公司魯信合資,代持魯南25.7%的股權,以使公司符合中外合資的標準。

  2000年,魯南制藥與煙臺發展公司在經營理念上出現分歧,雙方最終達成協議,魯信退出,魯南則另尋外資公司合資。兜兜轉轉之下,趙志全找到了國內一線某知名律所合伙人王建平夫婦在美國設立的昆侖美國公司。

  2001年3月15日,魯南制藥和昆侖美國公司簽訂《股權代持協議》,魯南制藥出資,委托昆侖美國公司購買魯南制藥25.7%股權(昆侖美國公司須按魯南指示行使股東權力);魯南制藥每年應向凱倫美國公司支付8萬元的服務費。

  此后,昆侖美國公司與魯南制藥分別投資新設魯南貝特制藥有限公司與魯南厚普制藥有限公司,昆侖美國公司分別投入1000萬元和750萬元人民幣,這兩家公司通過派股利給昆侖,慢慢償還昆侖向魯信購買股權的借款。在此協議下,昆侖美國公司完美成為了接收魯南股權的空殼。

  截至2011年7月19日,趙志全通過新設昆侖BVI公司的全資子公司(以下簡稱安德森公司),掌控了魯南制藥25.7%的股權,以及厚普公司、貝特公司、新時代生物公司與新時代醫藥公司四家子公司1/4的股權。

  到了2011年7月,彼時,趙志全又和王建平妻子魏某簽訂信托協議,設立“趙氏信托”。該信托是可撤銷信托,由昆侖BVI公司作為委托人與受益人,并由魏某擔任受托人,信托財產是安德森公司持有的上述5家公司的股權。

  2014年11月,趙志全去世前,向趙龍轉讓了經魏某簽字的安德森的股權,并對王建平發出了將信托資產過戶給趙龍的指令,但在趙志全去世后,王建平便暫停了過戶手續辦理。

  2015年,在未告知趙龍的情況下,魏某向新設立的、并由王建平以及魯南制藥高管王步強、張貴民擔任董事的玉值公司(有信息稱該公司為嘉德價值投資公司)”以及“眾志公司(有信息稱該公司為中智投資控股公司)”分別轉移了安德森公司90%和10%的股份。

  2016年,王建平又新設“恒德公司”,擔任唯一股東和董事。而魏某設立“悅榕信托”,指定“恒德公司”為受托人管理“玉值公司”持有的安德森公司的90%股權,原始受益人是趙龍與王某女兒。通過此番操作,安德森90%資產被轉入了王建平夫婦所持有的“玉值公司”,王建平的女兒也安插進了這筆財產的受益人行列,而王某作為信托保護人,則手握增加或移除受益人的大權。

  上述堪稱貍貓換太子的關鍵操作,也把原來的財富受益人趙龍排除在外,“王建平通過悅榕信托將玉值公司作為信托資產,轉移給他的女兒,我的名字也在受益人名單中,但王建平作為Protector隨時可以沒有任何限制地將我移除,里面的所有條款都不能保障我的利益,至于這個信托如何成立的?我完全不知情!壁w龍聲稱。

  理應擁有魯南制藥25.7%股權的趙龍,到2016年底魯南制藥完成重組時,對“悅榕信托”的存在仍不知情。

  直至2017年,趙龍才明白屬于自己的“財產”早已被自家信任的家族律師“暗度陳倉“。

  魏某則向魯南制藥發表聲明告知,自己是目前魯南制藥唯一合法登記的外資股東,趙龍及其母親均不是安德森公司的法定股東,該公司所代持的股份與趙龍無關,企圖吞并股權。

  為奪回控制權,2017年8月,趙龍向英屬維京群島的東加勒比最高法院提起訴訟,并開始了長達4年的漫漫維權路。

  二

  富豪為何青睞海外家族信托?

  導致趙氏家族財富險些易手他人的橋梁,是設立時存在重大漏洞的家族信托協議。

  家族信托,作為財富傳承和保護的重要工具,最近幾年受到不少富豪家族的青睞。

  有信托行業人士告訴《財經故事薈》,選擇家族信托傳承財富,主要基于多重考量,相對于其他財富傳承工具,家族信托也有著絕對的優勢,在期限(可為無期限,即永久信托)、流動性、控制(委托人可自行決定投資方向)、估值(可以享受信托財產的估值折扣)、稅收這五個方面均擁有優勢。

  這主要歸功于信托制度的獨特性,一是信托財產在所有權和受益權上具有分離性,故可根據委托人意愿簽訂信托合同,指定受益人。二是信托財產的獨立性使其可將信托財產與其他財產區分開,可以保障信托財產的安全。三是可以約定信托運作的附加條件,做到切實符合委托人意愿,不僅實現財富傳承,還可保障子女、父母的生活。

  以肥肥(沈殿霞)為例,她去世時就將留下的數千萬港元遺產成立信托,受益人是其女兒鄭欣宜。信托合同約定,待鄭欣宜結婚時可以領取部分資金,并規定當其面對資產運用等重大事項時,最終決定都由受托人負責審批、協助,還指定前夫鄭少秋和信賴的朋友共同組成“信托監察 人”,監督受托人管理與運用信托財產。

  這樣既可以避免鄭欣宜因年紀太小、涉世未深而揮霍遺產,也可以防止有人覬覦龐大財產, 還通過設立監督機制,杜絕了受托人“監守自盜”,有效保障了鄭欣宜的未來生活,也有利于培養她勤儉節約、上進進取的習慣。

  自2018年以來,至少有15家香港上市的國內企業,其控股股東設立或將所持股權轉讓至家族信托,涉及市值約為數千億港元。比如龍湖集團、融創中國等。

  2019年1月12日,融創中國董事長孫宏斌在香港提交的文件中披露,已在2018年12月31日將手中大部分融創股權(當時市值約為45億美元)轉讓給離岸家族信托基金South Dakota Trust Co.。

  2018年11月21日,龍湖集團董事會主席吳亞軍亦通過其設立的一只離岸全權信托基金,將自己持有的龍湖集團44%股權(市值約79億美元),全部分派給其女兒蔡馨儀設立的另一只離岸全權信托基金。

  此外,周黑鴨的實控人唐建芳作為委托人,以其本人及家族成員為受益人設立了“富裕家族信托”,轉讓后該信托將間接持有上市公司周黑鴨共12.23億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51.34%。

  所謂離岸信托,就是在國外或非內地地區設立的信托,諸如開曼群島、中國香港等,這些地區信托法律完善,能夠實現資產隔離。不過,離岸信托的設立一般需要將資產轉移出境。

  從SOHO(中國)等成功設立離岸信托的企業運作來看,大多是將信托設立地點選擇在英屬維爾京群島、開曼群島、美國南達科他州等作為離岸地。

  為何不少富豪家族都通過離岸信托的方式將財富移師到海外離岸市場?其實也是基于現實考量。

  其一,目前國內家族信托尚屬發展初期,法律法規以及配套措施不夠完善和成熟!吨腥A人民共和國信托法》2001年頒布,家族信托業務2012年才開始起步,人才儲備和經驗不足,家族信托的門檻較高、費用較高等問題還較為突出,而且能夠納入的財產較為單一,僅為保單和現金等,房產、股權等納入成本太高。

  另外,與海外一些國家地區相比,中國的信托必須登記,無法保護隱私,這正是富豪們最為忌諱的,因此大陸富豪所設立的私人家族信托幾乎都設在海外。

  其三,則是為了避稅考量。海外家族信托選擇的離岸市場,都是公認的避稅天堂。

  三

  “魯南”信托漏洞啟示錄

  盡管家族信托得到不少富豪家族的青睞,但其漏洞和風險也在魯南一案中有所暴露。

  對此,某信托行業律師東方(化名)告訴《財經故事薈》,“魯南一案中,牽涉多個利益方的股權代持和兩個家族信托,成為引發25.7%股份爭奪案的關鍵環節”,

  從法律關系上來看,信托關系涉及三個重要當事人,即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其中,委托人擁有一定的控制權,將管理權移交給受托人,指定受益人享有受益權,而且受益方式靈活設定,最大限度有益于受益人的生活、學習和事業,從而確保委托人的傳承意愿和意志得以實現。

  東方分析,魯南一案中,趙志全的疏漏之處,在于所托非人,錯信了自己相交十幾年的親信律師,輕易把與王建平利益高度一致的妻子(魏某)作為“趙氏信托”的個人受托人,更沒預料到趙志全的舊部、魯南制藥集團高管也與王建平私下勾連,“可能是趙先生不夠專業,也可能是被律師有意引導,都有可能”。

  而某信托機構從業人員則告訴《財經故事薈》,企業家設立信托時,應盡量避免個人作為信托受托人,應該優選專業性強受監管的信托機構。

  “如果一定要用個人代持股份掌控資產控制權,也要做一些風險對沖,比如可以將被代持的股份抵押給自己,防止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股份被轉讓或者被抵押,甚至直接抵押套現自用,將資產價值減損到不被代持人惦記!

  此外,掌握資產的控制權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裝入信托的公司的董事職位,讓自己人而非受托人擔任。

  比如安德森公司和昆侖BVI公司的董事職務,趙志全應該自行或者讓女兒或其他值得信賴的親友擔任,以此制衡受托人,如此一來,安德森公司的股份就不會輕易被王建平和魏某自行轉走。

  必要時,家族方面的事務可以專門成立家族辦公室管理,并由家庭成員可控制,實現多人、多方制衡,降低對個人依賴,減少“所托非人”的風險。

  此外,除了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有的家族信托還會設置一個特殊的主體——保護人(Protector)。比如,魯南一案中,王某在“悅榕信托”中自行將自己設立為信托的保護人,其實就很不恰當,也導致所謂的“保護人”的應有職權徹底喪失。

  那么何為信托保護人?保護人在信托中有什么作用?

  家族信托保護人是指委托人在信托文件中指定的,有權力為了受益人的利益,對受托人管理信托財產與家族事務活動進行引導、限制和監督的人。

  通常來說,家族信托保護人的人選來源分為兩種,一種是由委托人指定的人選擔任,一種是委托人自己擔任,通常此人不應該與受托人利益一致。

  對此,東方向《財經故事薈》分析,魯南一案中,王建平將自己設置為保護人,在必要情況下,有權增加/剔除受益人,動機顯然不純,“保護人存在的目的是維護受益人的權益,在魯南案中,應該保護是趙龍的利益,而不是保護受托人(律師妻子魏某)的利益”。

  也正是因為當時趙志全設立的家族信托,內含重大漏洞,才導致了家族財富險些失手易人,如果不是當事法官專業公正,如果不是趙龍自身具備相當的法律素養,如果不是對她有所同情的部分老員工提供了部分資料證據,這場悲劇或許難以得到得到救濟。

  趙龍本人畢業于北京大學,據她自述,曾在王建平所在的律所實習,“我曾在貴所短暫工作過。19歲時就因交通銀行(601328,股吧)上市項目成為了實習生,北大畢業后在證券部和國際訴訟仲裁部工作……”

  盡管這場風波最終換來了公正判決——負責裁決此案的東加勒比最高法院法官Adrian Jack直接認定本案中企圖侵吞股權的王建平律師夫婦可能涉嫌刑事犯罪:律師夫妻以及元老陣營及其證人“完全缺乏誠信”,并對其“提供證據的真實性和可靠性產生了嚴重懷疑”。

  最終,法院裁定趙龍勝訴,趙志全是股權的最終受益人,而其通過信托將股權轉移給女兒是合理可信的。

  盡管法院判決已經落槌,但中國富豪家族如何保護、傳承家族財富的命題,顯然還沒有最優解,面對巨額財富的誘惑,人性常常經不起考驗。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財經故事薈。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張洋 HN080)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久久国产乱子伦精品免费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