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信托風險劣變啟示錄:訴訟纏身的安信信托何去何從?

2020-12-01 19:05:35 北京商報網 

近年來,市場上不少信托項目陸續發生兌付風險,從而引發訴訟糾紛的案例不在少數,身背百億元負債的安信信托(600816,股吧)儼然成為信托業的“訴訟大戶”。12月1日,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臨近年底,安信信托再遭金融機構“討債”,又添了一筆新增訴訟,在安信信托眾多訴訟案件中,又以向信托受益權購買方提供擔保、出具流動性支持函等保底承諾而廣受市場關注。安信信托兌付問題爆發風險以來,信托行業保底“剛兌”的法律風向出現了明顯變化,也再次將信托產品如何打破“剛兌”的問題推向風口浪尖。

再遭金融機構“討債”

臨近年關,安信信托難言太平,再遭金融機構“討債”。安信信托日前發布《訴訟公告》稱,該公司于11月25日收到了上海金融法院出具的《應訴通知書》,丹東銀行起訴安信信托,討要約8.6億元本金和利息。這起訴訟的事發時間較長,2016年3月,丹東銀行與安信信托簽訂《信托合同》,約定委托資金總額6億元,安信信托將此筆資金用于向借款人發放信托貸款,丹東銀行與安信信托又簽訂《信托受益權轉讓協議》,約定安信信托在信托財產存續一定的時間后,將按照丹東銀行的通知受讓信托受益權,并按照當時的信托財產的實際價值向該行支付對價,F信托計劃期限及借款期限均已屆滿,丹東銀行認為安信信托未履行相應義務。

“訴訟”似已成安信信托近期公告的關鍵詞,北京商報記者梳理發現,通過安信信托的訴訟記錄和該公司業績公告可以了解到的情況是,2020年至今,安信信托新增33宗案件尚在審理中,涉及案件金額為30.54億元。再加上安信信托此前披露的,截至2019年末,該公司作為被告涉訴案件64宗,涉訴金額173.57億元,安信信托目前涉訴金額已超過200億元。

雖然項目違約原因有外部環境不佳的客觀因素,也有公司內部管理的缺失,但巨額訴訟背后,無疑集中反映了安信信托內部風險管理和內控體系的不足,也為違約信托公司敲響了警鐘。

金樂函數分析師廖鶴凱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指出,安信信托公司治理問題嚴重,其中涉及違法違規,特別是違反信托基本原則的情況涉及資金巨大,體現出大股東及管理層對信托法規的漠視,對委托人財產沒有做到最基本的受人之托,履人之囑,代人理財的信托職能。固有財產與信托財產沒有有效隔離,信托財產之間也沒有做到獨立管理,風險隔離。

在信托業觀察人士李奎霖看來,前幾年金融市場寬松時,一些信托公司為擴大業務,在募集資金環節給資金方出具“兜底函”“回購函”,是業內公開的秘密。金融機構以為自己掌握了真理,導致對金融市場的風險重視不足。2017年去杠桿以來,信托市場也發生了批量出現風險的案例,如安信信托這般。

攪動保底“剛兌”市場

一系列利空消息,突顯安信信托的問題纏身,頗有流年不利之感,從原告方來看,起訴安信信托的企業涉及銀行、保險、證券公司、資產管理公司等多個金融機構,相關涉訴案件主要因安信信托向信托受益權購買方提供擔保、遠期轉讓或者出具流動性支持函等保底承諾而引發。

翻看訴訟記錄,2019年度發生的多起訴訟中安信信托就存在以簽署《信托受益權轉讓協議》《框架合作協議》 或出具《流動性支持函》等形式提供保底承諾等事項的情況。

截至今年6月30日,安信信托因提供保底承諾等原因引發訴訟40宗(存續),涉訴金額178.05億元人民幣。安信信托表示,上述事項或情況均表明可能存在對安信信托持續經營能力產生重大疑慮的重大不確定性。

安信信托兌付問題爆發風險以來,信托保底“剛兌”的法律風向也出現明顯變化,11 月14 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下發了《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其中第七部分“關于營業信托糾紛案件的審理”第92條明確規定,“保底或者剛兌條款無效”。

換言之也就是說,信托公司、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作為資產管理產品的受托人與受益人訂立的含有保證本息固定回報、保證本金不受損失等保底或者剛兌條款的合同,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該條款無效。受益人請求受托人對其損失承擔與其過錯相適應的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實踐中,保底或者剛兌條款通常不在資產管理產品合同中明確約定,而是以“抽屜協議”或者其他方式約定,不管形式如何,均應認定無效。

安信信托也再次把信托公司非標融資的風險隱患,信托產品的預期收益模式以及信托產品如何打破剛兌的問題推向風口浪尖。在金樂函數分析師廖鶴凱看來,信托產品預期收益模式出發點是好的,實際過程中為了形成有效的市場競爭力,信托公司把預期收益率實質執行為約定收益率,讓市場形成了剛兌預期。投資者需要更明確的產品運行情況披露,凈值變化情況,而不是不明不白的承擔產品損失,也就是說信托公司增強項目管理,提高產品信息披露水平,才是未來真正打破剛兌的切實路徑。

“排雷”、化解風險為要義

資料顯示,安信信托前身為1987年成立的鞍山市信托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于1994年登陸上交所,是迄今上交所唯一一家上市的信托公司。不過,該公司近兩年業績巨虧,百億產品逾期、連環訴訟不斷,曾經的信托“黑馬”早已褪去了昔日的光環。10月30日晚間,安信信托發布了三季度報告,其虧損持續擴大。報告數據顯示,2020年前三季度,安信信托實現營業收入1.17億元,同比下滑77.83%;凈利潤為-38.16億元,去年同期該數值為-3.46億元。

今年4月初安信信托接到1400萬元罰單,成為信托行業罰單金額之最。兩個月后,上海銀保監局曬出這筆千萬級罰單的“明細”,根據公告,安信信托行政處罰涉及項目名稱共計31個,主要包括五類違規問題:承諾信托財產不受損失或保證最低收益;違規將信托財產挪用于非信托目的的用途;推介部分信托計劃未充分揭示風險;違規開展非標準化理財資金池等具有影子銀行特征的業務;未真實、準確、完整披露信息。

其中,關于承諾信托財產不受損失或保證最低收益的違規問題涉及的信托計劃名稱共計8個,主要包括安信尊享2號單一資金信托、尊享4號單一資金信托、四夕豐潤流動資金貸款單一資金信托計劃、四川潤豐嘉流動資金貸款單一資金信托計劃、安信安贏25號深圳和緣福城市更新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普惠民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等。

在投資者頗為關注的兌付問題上,從安信信托披露的數據來看,2020年1-9月該公司信托業務兌付本益275.82億元,其中,三季度兌付本益88.85億元,包含主動管理類兌付投資者本益71.56億元,通道類業務兌付本益17.29億元。

目前來看,安信信托在資產清收、客戶溝通等方面取得階段性進展。在采取資產轉讓、資產重組、交易對手再融資、司法保全、訴訟等方式對到期項目進行清收,對底層資產進行變現后,安信信托一些信托項目也成功回籠資金并向客戶兌付利息。

而對于外界高度關注的安信信托重組事項,安信信托也提到,在有關部門的指導下,正在嚴格按照相關法律、法規及規范性文件的要求,積極推進風險化解重大事項的各項工作,重組工作正在有序推進。針對最新訴訟進展、后續兌付解決方案、引戰投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嘗試聯系安信信托方面進行采訪,該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一切以公告為準。

“安信信托的案例很極端,各類問題集中體現,監管部門已經查漏補缺,加強了對信托公司相關問題的管控!绷晰Q凱直言,未來預計不會有類似安信信托這樣的事件出現,對安信信托來說,挽回信任需要對投資者有完善的項目風險信息告知,更公開公正透明的項目信息披露,以及更快速有效的項目后續退出手段,這些都是建立信任的基礎。

亦如李奎霖提到的,如同安信信托一樣,此類存在風險的信托公司在想著如何提振信心,挽回信任、扭轉頹勢之前,應先想辦法化解風險項目,把投資者之前投項目的錢先收回來,再談其他。對于資金信托未來發展監管也指明了方向,那就是推動資金信托回歸“賣者盡責、買者自負”的私募資管產品本源,發展有直接融資特點的資金信托,促進投資者權益保護,促進資管市場監管標準統一和有序競爭,而“有直接融資特點”即是標準化債權資產與權益類的股權股票資產,即是非標轉標。

北京商報記者 孟凡霞 宋亦桐

(責任編輯:冉笑宇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久久国产乱子伦精品免费高清